93岁越剧名家范瑞娟昨逝世 甬城戏友及弟子追忆范老
发布时间:2022-06-21  

  得知范瑞娟去世的消息后,甬城几位范老师的学生、戏友非常伤心。宁波市戏剧家协会越剧研究分会会长孙世基当即泪流不止,而范瑞娟爱徒、原宁波市小百花越剧团范派小生白银飞则准备今天赴沪,她说:“范老师很低调,虽然她一直说自己不要开追悼会,但我们想去看她一眼……”

  上世纪80年代,孙世基因编写《宁波戏曲志》多次到上海拜访“宗师辈”越剧艺术家。袁雪芬、范瑞娟、傅全香等人都把他当作宁波来的“小弟弟”,对他十分照顾。

  “范老师是最关心、爱护我的一个,每次我去上海,她都热情接待,经常留我吃饭。”孙世基说,当年去上海不方便,每去一趟都要紧赶慢赶地拜访好几位老师,范瑞娟老师和王文娟老师家住得近,“有一次我离开范老师家时已将近中午11点了,她知道我马上要去王老师家,还来不及吃饭,就给王老师打了个电话,说孙世基要来,还没吃饭,叫王老师给我烧一点。等我到王文娟老师家里,她已经煮好面条等我了。”

  因为跟老师们熟悉,孙世基养成了每年春节都要去一趟上海的习惯。“六七年前,范老师就身体不好了,住进了医院。我最后看到她比较清醒的时候是2012年3月,那时她精神还不错,我和她合了一张影。之后我再去上海,她就住到重症监护室里了,我只能隔着窗玻璃看她……”每次,孙世基都在窗外掉眼泪,祈祷范老师能好起来。

  白银飞和范瑞娟感情深厚。她昨天告诉记者:“我跟范老师认识蛮早的,大概1992年,那时我还是艺校的学生。有一次我去看绍兴小百花越剧团的演出,范老师也去看。有老师帮忙引见,说我是艺校里的‘范派头牌’,范老师对我很看重。我记得跟她一起在曹娥江边散步,走着走着就到了曹娥庙,两个人说了很多话,感觉很投机。”后来,白银飞去上海学戏,吃住都在范瑞娟家里,“我跟她学了《梁祝》《李娃传》《三看御妹》等戏,两个人同吃同住,晚上睡在一张床上,她对我就像女儿一样。”

  1997年,上海电视台为“纪念范瑞娟舞台艺术六十周年”拍摄展示范派艺术的电视片《余音袅袅绕梁来》,范瑞娟点名四位弟子参演,分别是吴凤花、白银飞、方雪雯、陈雪萍。白银飞在其中演出宝玉“夜祭”一折。她说:“范老师一直很看重我,对我比较认可,可能是觉得我比较淳朴、踏实”。

  白银飞说,范老师一直很关心她,“我离开舞台后,范老师深感惋惜。我去看她的时候,她每次都要念叨,说我不演戏太可惜了。”在白银飞眼里,范老师是个德高望重、正直朴实、名副其实的老艺术家,一直到80多岁住进医院都牵念着舞台艺术。有一次,白银飞去医院看望,竟然看到范老师在压腿,“她说自己一天不压腿就不舒服,还劝我说,小飞啊,你即便离开舞台,也要天天练功啊,不能让自己荒废……”

  不仅对自己的学生爱护有加,范瑞娟对票友戏迷也绝不藏私。2008年5月,孙世基带着宁波票友徐丽萍拜访范瑞娟。范瑞娟平易近人,有求必应,手把手地教徐丽萍演戏动作和唱腔,使徐丽萍受益匪浅,最终在票友大赛中获得“越剧十大名票”称号。

  孙世基准备4月份在宁波举行一场越剧范派艺术演唱会,让范老师稳健大方、宽厚宏亮的范派唱腔长久回响,这也是对她最好的纪念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孙世基因编写《宁波戏曲志》多次到上海拜访“宗师辈”越剧艺术家。袁雪芬、范瑞娟、傅全香等人都把他当作宁波来的“小弟弟”,对他十分照顾。

  “范老师是最关心、爱护我的一个,每次我去上海,她都热情接待,经常留我吃饭。”孙世基说,当年去上海不方便,每去一趟都要紧赶慢赶地拜访好几位老师,范瑞娟老师和王文娟老师家住得近,“有一次我离开范老师家时已将近中午11点了,她知道我马上要去王老师家,还来不及吃饭,就给王老师打了个电话,说孙世基要来,还没吃饭,叫王老师给我烧一点。等我到王文娟老师家里,她已经煮好面条等我了。”

  因为跟老师们熟悉,孙世基养成了每年春节都要去一趟上海的习惯。“六七年前,范老师就身体不好了,住进了医院。我最后看到她比较清醒的时候是2012年3月,那时她精神还不错,我和她合了一张影。之后我再去上海,她就住到重症监护室里了,我只能隔着窗玻璃看她……”每次,孙世基都在窗外掉眼泪,祈祷范老师能好起来。

  白银飞和范瑞娟感情深厚。她昨天告诉记者:“我跟范老师认识蛮早的,大概1992年,那时我还是艺校的学生。有一次我去看绍兴小百花越剧团的演出,范老师也去看。有老师帮忙引见,说我是艺校里的‘范派头牌’,范老师对我很看重。我记得跟她一起在曹娥江边散步,走着走着就到了曹娥庙,两个人说了很多话,感觉很投机。”后来,白银飞去上海学戏,吃住都在范瑞娟家里,“我跟她学了《梁祝》《李娃传》《三看御妹》等戏,两个人同吃同住,晚上睡在一张床上,她对我就像女儿一样。”

  1997年,上海电视台为“纪念范瑞娟舞台艺术六十周年”拍摄展示范派艺术的电视片《余音袅袅绕梁来》,范瑞娟点名四位弟子参演,分别是吴凤花、白银飞、方雪雯、陈雪萍。白银飞在其中演出宝玉“夜祭”一折。她说:“范老师一直很看重我,对我比较认可,可能是觉得我比较淳朴、踏实”。

  白银飞说,范老师一直很关心她,“我离开舞台后,范老师深感惋惜。我去看她的时候,她每次都要念叨,说我不演戏太可惜了。”在白银飞眼里,范老师是个德高望重、正直朴实、名副其实的老艺术家,一直到80多岁住进医院都牵念着舞台艺术。有一次,白银飞去医院看望,竟然看到范老师在压腿,“她说自己一天不压腿就不舒服,还劝我说,小飞啊,你即便离开舞台,也要天天练功啊,不能让自己荒废……”

  不仅对自己的学生爱护有加,范瑞娟对票友戏迷也绝不藏私。2008年5月,孙世基带着宁波票友徐丽萍拜访范瑞娟。范瑞娟平易近人,有求必应,手把手地教徐丽萍演戏动作和唱腔,使徐丽萍受益匪浅,最终在票友大赛中获得“越剧十大名票”称号。

  孙世基准备4月份在宁波举行一场越剧范派艺术演唱会,让范老师稳健大方、宽厚宏亮的范派唱腔长久回响,这也是对她最好的纪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