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西富豪警察系因赌博争执遭人敲诈后遇害
发布时间:2022-05-12  

  “这个煤窑要七八十人下窑。”一位在鲁生煤矿长期工作的矿工告诉本报记者。鲁生煤矿同时还负责全村的煤炭供应,村里每人每年的标准是一吨,130元一吨,价格多年固定不变,鲁生村居民约1200户,即需要供应1200吨,同时,村里的学堂、大队的煤它也负责供应,一年为鲁生村供应煤在2000吨左右。

  2000吨对于鲁生煤矿来说,只是毛毛雨。鲁生矿低峰时年产煤在2万吨左右,高峰时则产煤6万吨。不过与其他煤矿一样,在山西省对煤窑生产规模的门槛一步一步拔高的背景下,鲁生煤矿报给官方的产能,从3万吨一直攀升到了21万吨。

  没有人知道王建雄是以多少价格把鲁生煤矿卖给王麦生的,但前述那个不太走运的煤老板告诉本报记者,鲁生煤矿的规模没有他的大,他的煤矿产量在9万吨时,鲁生煤矿的产量大概在6万吨。而他的煤矿在2005年被下家以7000多万的价格卖给了王麦生。以此推算,王建雄卖鲁生煤矿的价格应该在5000至8000万元之间。

  不做公路巡警队队长后,在当地许多人眼里,王建雄警察的身份早已淡化,而俨然一介纯粹的商人。在商言商,因此,王建雄在当地并没有结下什么仇家。

  据王建雄的外甥女王雅告诉本报记者,王建雄兄妹9个,他排行老五。王建雄与其他兄弟姐妹来往并不密切,也不懂得散财,他的侄子和外甥都在当地开出租车或黑车,生活并不富裕。

  当三位凶手从容打扫案发现场,心态极佳地离开现场,甚至第二天其中一位还到东方假日酒店当保安时,他们不知道自己所做的案件除了破碎一个家庭外,更引发了全国舆论对公职人员因矿暴富的新一轮关注。(张丽华)